实时动态
坚如磐石

说起大叶性肺炎,医师都很熟悉。他们都还记得在医学院学习时老师讲它时的眉飞色舞,还记得它的病理改变分四期:充血期、红肝变期、灰肝变期、消散期。老师还说:“大叶性肺炎”是内科唯一能真正治愈的病。

患者入院时已经发病六天,咳嗽咳痰并不是很重,近两天有高热,最高达40℃,在当地诊所治疗无效,门诊胸片和肺部CT检查提示右中下肺实变,以“大叶性肺炎”收入呼吸内科。

对于实习医师来说,这是很难得的学习机会。我在办公室讲解患者胸片时对实习医师说:“像这种整个肺叶实变的片子已经很少见了,现在肺部体查:右下肺语颤增强、叩诊呈浊音、闻及支气管呼吸音,应该处于实变期,也就是病理改变上讲的红肝变期或灰肝变期。”

我接着说:“因为患者除了多肺叶浸润外,并没有其它重症肺炎的表现,同时考虑到在当地医院治疗无效,致病菌可能对青霉素耐药,所以选用头孢哌酮-舒巴坦钠抗感染。”

但是患者入院当天下午及第二天上午依然高热达40℃,患者家属不放心,找到医院领导请求关照。医院领导和家属一起拿着患者的胸片、CT找到我,问我病情,我面临无比压力,无奈之下,我让患者家属选择:第一、用原来的抗生素,观察满三天,无效再换药;第二、现在就更换全世界最强的抗生素“泰能”,只是费用高些。家属毫不犹豫的选择“泰能”。

但是“泰能”也不是神药,它也需要时间。

第三天患者依然高热。第四天上午查房,患者右下肺出现湿啰音,已经处于消散期,但复查肺部CT病灶却明显扩大,不但右中下肺病灶没有吸收,连右上肺都累及了。住院医师很着急,问我怎么办?我仔细分析道:“病情应该好转了,理由如下:第一、患者精神食欲体力都改善了;第二、这个片子与前一个片子相隔了三天,也许是病灶先扩散了,后来又稳定了;第三、患者体征呈经典大叶性肺炎表现,现在处于消散期,应该快好了;第四、患者除了多肺叶浸润外,依然没有其它重症肺炎的表现;第五、泰能只用了两天,不能说它无效。”

我知道对于患者、家属、医师来说这是最难熬的一天,世界上最强的抗生素都用了两天,发热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,复查CT病灶居然还扩散了,患者家属听了我关于病情并没有恶化的解释后将信将疑。晚上打电话到科室问病情,患者依然发热,只是体温没有超过39 ℃,我的心依然无法放下。

早晨醒来,依旧是匆忙的送孩子上学、上班,到了办公室,值班护士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容,她说:“那个病人不发烧了。”

家属,医院领导都在病房,他们都很高兴,虽然体查患者右肺啰音明显增多,但这不过是炎症消散的表现罢了,患者已明确处于恢复期。

第八天,患者已经3天不发热了,肺部啰音也完全消失,他已经治愈了。

著名医学家张孝骞说过行医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。我想他老人家一定也有一颗坚如磐石的心,不然在如此艰苦的行医过程中早就崩溃了。

行医路上我们会遇到很多困难,但相比病人面对疾病的困难来说,几乎是微不足道的,我们一定要有一颗坚强的心,帮助患者度过难关。


3.webp.jpg

呼吸内科 

呼吸内科是岳阳广济医院的重点发展专科,在市内综合性医院中,具有较高的学术地位和影响力。科室现有医护人员15人,其中副主任医师 3人、硕士研究生1人。学科带头人和技术骨干曾先后到湘雅医院北京协和医院深造学习。病区开放床位40张。科室拥有无创呼吸机、有创呼吸机、支气管镜、肺部微波治疗仪、多参数心电监护仪、肺功能仪、雾化泵等先进的医疗设备。开展了支纤镜诊治、肺功能检测等项目。在科主任和护士长的带领下,全科医护人员树立“以病人为中心、以病人需要为导向”的理念,比学争优、热忱服务,把医疗护理水平推上了一个新高度,得到广大患者的普遍赞誉。

咨询电话:0730—8780101

4.webp.jpg

黄山,男,45岁,1995年毕业于南华大学临床医疗系,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,现任呼吸内科主任,1995年至2005年在临湘市人民医院内科工作,2006年至2016年10月在岳阳市二医院呼吸内科工作,2016年11月到广济医院工作,任呼吸内科主任。于2003年3月至2004年3月在湘雅医院呼吸内科进修学习,2013年3月至9月在北京协和医院呼吸内科进修学习。对呼吸内科  疑难病例有独到见解,特别是对危重病人的抢救有较高水平。